Box
Box
Posts List
  1. References

紫罗兰•橙

康定斯基有很多代表作, Composition 系列尤甚。但前几天去古根海姆博物馆欣赏时,让我驻足最久的居然是这幅并不算惹人注目的 Violet-Orange,博物馆里关于它的介绍只有寥寥几行,没有多余的描述:


Violet-Orange Description

Violet-Orange

Violet-Orange

大面的淡紫色袭来,是康定斯基其他作品里少有的色彩,这给微微审美疲劳的我带来了新鲜感。抓人眼球的深紫和橙色将画作一分为二,在浅紫的映衬下产生了极强的化学反应,比起日常见得更多的紫黄cp,紫橙着实令人眼前一亮。若是光秃秃的紫和橙倒也碰撞得太直接,各处悬浮的几何图形恰好中和并过渡了所有微妙的不和谐。

Guggenheim Museum

Guggenheim Museum

就到此为止了,我继续前进。展览是按照倒叙排列 (Begin at the End) ,我选择了从最末尾处的顶楼逆着逛,虽说时间线顺过来了,麻烦却是浏览完了某一时期的画作才能了解到画家同时期的经历,也是有些趣味。走了一阵后看到这么一段文字:

康定斯基采用了柔和的粉彩和宝石色调,使人联想到他早期对俄罗斯和童话主题的描绘 —— 而且几乎没有透露出他在1933年底离开纳粹德国时的沮丧情绪。

Violet-Orange 这样绚丽的画竟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完成的吗?


A BEGINNING AT THE END

A BEGINNING AT THE END

康定斯基很多同时期画作都用色明艳大胆,偏偏是这幅第一个蹦哒到我脑子里。 可能是拥有糖果般色彩的 Violet-Orange 更令我感到灵活轻盈吧,它不像 Composition VIII 那么天真马卡龙,也不像 Composition IX 那么浓烈热情,Violet-Orange 里包含了不同纯度、不同饱和度、甚至不同灰度的颜色,在狼烟四起的创作环境下主题更不明确但也更不可思议。我和这幅画的“爱情”始于颜值,但此时似乎为这份“感情”找到了不那么肤浅的理由,尽管强行“不肤浅”也是无意义的一件事。

Composition VIII

Composition VIII

Composition IX
Composition IX

我想每个对色彩有触感的人都能在康定斯基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个,而 Violet-Orange 成为了我的 pick。这次折返再欣赏发现了左右颜色呼应的“奥义”,例如橙色里的莫兰迪浅色块和左侧的淡绿“小茶杯”,深紫里的胭脂粉宝石绿和右边同样出现的胭脂粉宝石绿。这些第一眼不会注意到,观者的感受却会莫名被影响。和他的很多其他画作一样,这里也使用了黑色白色,但并不抢夺视线。同时橙色的浓度也是恰好,明度不低但也谈不上艳丽,竖条底部是(紫色的官配cp)明黄色,中间是比较浅亮的橙,顶端则是饱和度更高一些的橙色,使其给予这幅画足够设计感的同时,又不打破整体的和谐。

站在这幅画前,我似乎会陷入那个紫橙黑大色块,很难注意到右边还有不算小的一片深紫罗兰,大概是第四五次观察才意识到。就如同欣赏交响曲,听了多次后会突然意识到一些精彩的声部,尽管它已存在于潜意识中。这幅画里,各种各样的形状和颜色有序地组合在一起,我从没想过自己看到的是不是弯曲的彩虹和梯子、是不是浮游生物或童话传说,甚至没意识到康定斯基想要展现的三维层次, 但仍被它吸引住了。这些颜色和线条不是为了临摹某个物体,不是为了讲述某个故事,它们只是颜色和线条,在画布上左右移动创造了自己的节奏和段落。

另一个版本的 Violet-Orange

另一个版本的 Violet-Orange,来自 WIKIART

我迟迟不愿离开,因为用手机留下的照片与它的原貌相去甚远,别处找到的图片大概也不能还原这种层次感,更何况它不比那些代表作,网络上多半没有属于它详尽的描写和说明。

在展览的终点,其实是展览的起点,我还是忍不住回头, Violet-Orange 此时在距离我一个古根海姆直径的正对面。可惜它已灰蒙蒙的,没有了近距离时的生动与轻柔。于是又走回原位伫立了好久。

到家后“人肉”之,果然找不到一张还原的“写真”。现场看到的淡紫色那么像一层雾,一层纱,电子版则显得色块不匀,毫无清透之感。这样一来上方的紫橙失去了跳脱又和谐的感觉,左边的淡绿不那么朦胧,黑色也变得更惹人注意起来。一切都变了。

Around the Circle

古根海姆博物馆,那天的主题是 Vasily Kandinsky: Around the Circle

在康定斯基的色彩理论里,橙色听起来是教堂的钟声,给人感觉严肃、健康;紫罗兰听起来是英国圆号或巴松,这两种乐器都可以强烈表现各种情感——尤其擅长忧郁。带着这样的“偏见”再审视画作,反而少了些初见时的活泼和欣喜了,我开始祈祷自己能即刻忘了这些理论。

“那天,迎着暮色,我带着画箱回到了家里。突然,我看见房间里有一副难以描述的美丽图画。它全身都散发一种内在的光芒,让人痴迷。我快速来到这幅神秘图画的跟前,除了形状和色彩之外,别的,我什么也没看见。而它的内容,则是无法理解的。这是一副我自己作的画,它此时正歪斜地倚靠在墙边上。第二天,我试图在阳光下重新获得昨天的那种感受,但是没有完全成功,因为我花了很多时间去辨认画中的内容,而那种朦胧的美感却不复存在了。我豁然明白过来:是客观的物像损毁了我的绘画。” —— Kandinsky

—— “是客观的物像损毁了我的绘画”,那么写下这些对画作的明确感受也未必是件好事吧。毕竟蓝色玫瑰的魅力在于它不被观测的量子态。希望我下次再看见这幅画时,已经忘记今天写了什么了。

P.S. 均为一些个人肤浅的见解,欢迎指正以及讨论。

References

[1] 来自古根海姆博物馆的 Violet-Orange
[2] 康定斯基作品高清大图来源
[3] 另一张来源自 WIKIART 的 Violet-Orange
[4] Color Theory 参考
[5] “是客观的物像损毁了我的绘画”, 中文翻译来自谢拉克洛瓦, 原文来自康定斯基的回忆